您的位置: 双鸭山信息港 > 科技

神煌 第九十八章 云圣拍卖(第三更求收藏推荐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0:02:26

神煌 第九十八章 云圣拍卖(第三更求收藏推荐)

“灵剑?只抵押了一百枚三阶兽晶?”

宗守神情怔了怔,然后是口里啧啧有声道:“这家典当行,当真是赚翻了!”

初雪也是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,灵剑的炼制,要比符剑困难无数。所用的材料,也往往都是珍奇之至。

哪怕差的灵兵,价格也要超过宗守手中,这口雷牙剑十倍以上。更有价无市,有时候即便有钱,也买不到,就譬如他们现在。

一百枚三阶兽晶,就到手一口灵兵,这生意实在是大赚特赚。

感慨一番之后,宗守就顿觉手中这口,刚才还令他惊喜不已的雷牙剑有些鸡肋。

令尹阳寻上品符剑来,是因他前世学过一种蕴剑养剑的秘法,配合独门的洗剑术,加上小金的强化。可使符兵,拥有部分灵兵的能力。

却不意在这云圣城内,居然还有这样一番惊喜。

把手中的剑配在了腰间,宗守目光闪烁着,仅仅片刻,就决然道:“罢了,此处呆是无趣,我们上街去看看!”

初雪讶然地眨了眨眼,却没反对。

知晓以宗守此刻本事,只要还在云圣城内,绝无人能伤他。

既是养灵之境,就可诛杀先天武师。如今可出窍夜游,自然更是不惧。

那家典当行拍卖物品之所,乃是位于城西处,河道旁的一处茶楼。

毕竟不如后世那么专业,拍卖行林立。此时的做法,都是库房中储藏了足够的东西之后,再遍邀城内的富绅与权贵人物,齐聚一处,开始发卖。

不过宗守在赶去之前,却又去了那家定制符刀的兵斋。五十枚云纹符刀还没制好。

不过他来此处,本就不是为取刀。又另绘了一些碎散的零件,在这里下单。

同样是外骨,却与之前的风行灵骨不同。后者只需些许魂力,就可催动,只能用于行走,精力好的话,几日几夜也是无妨。缺点是无法用于战斗搏杀,本身强度也不甚高。

而此刻宗守定制的,却是一种可称是‘入门’一级的外骨。不但不易损坏,更能增近五千斤的力量。不过需求的魂力,自然也是之前的十数倍。

而有感于之前那套风行灵骨的半途掉链子。宗守这一次,订了足足两套,以及一些关键的备件,以备更换。

本身锻造不难,与炼制中阶符兵,相差仿佛。恰好交货的时日,与那符刀同日。

而待得宗守赶到那茶楼内时,只见此处不止是颇为精致,又地处河畔,风景秀丽,凭添几分雅韵。

不过茶楼附近,此刻却是一队队的甲士,守卫在附近。全是彪形大汉,四阶之上的武师,杀气腾腾。

隐隐然还能感觉周围处,有十几位先天强者的气息,令人是意外不已。

宗守也是一阵错愕,只是一口灵兵而已,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?莫非今日拍卖的重头,还另有他物?

心中不解,却仍是踏入茶楼之内。他一身衣饰尽皆华贵,那些守卫也不来拦他。

而后便只见这楼中,早已是坐满了人。不过尹阳,却在此处的二楼,直接拿了一个包厢。

也不知是因这家典当行,知道他们有身家,还是因那云圣城主的缘故。

待得见面时,尹阳却皱了皱眉头,一脸的忧心忡忡:“此处虽是在城内,不过鱼龙混杂。即便那云圣城,护持得再怎么周到,也难免有疏忽之时。少主怎可冒险?”

宗守看了眼初雪,只见后者不好意思地挠着脸。便知这女娃,多半还没把他的事告之于尹阳。

至于那云圣城主,他也算是看出来,对方根本就没打算与他有什么牵连。身为一城之主并未远行,却连续数日都不在城里,怎么可能?

估计也只是看在雷动的面上,才对他照拂一番。

人家既不愿见面,宗手也没那么厚脸皮自己贴上去。这样的情形,是不过。

此处人多耳杂,也不好跟尹阳解释。宗守嘿嘿笑着摸了摸鼻梁,就不言不语地,径自走到那包厢内坐下。

两面开窗,一侧正可俯视茶内的内堂。不过当宗守,才在此处坐下,就见对面,一道惑然的视线正往这边望来。

宗守也同样愣住,只见窗外处的廊道里正站着一人,赫然便是宗灵。

而那目光只讶然了些许,就转为玩味:“堂弟这时候

,居然还有心情来这里看热闹。看来这几日,在云圣城过得确是开心。”

旁边冯晓也在,却并不出声,只神情凝然地,看着已登入先天境的尹阳,面色变幻不定。

宗守心中却在哀叹,这两人怎么如狗皮膏药一般?这么粘人。无论到哪都能遇见——

接着只听对面,又是一声轻哂:“真以为这小小云圣城主,能将你护住?东临云陆强者无数,便是这云陆之东,强过云圣城的势力,就有四家,有的是人可以奈何得了他。你又可知,我们七哥宗阳手下的那位紫雷枪,已经亲自到了此间?”

宗灵说话之时,视线却是看向了另一侧。宗守顺着他视线望去,只见一个穿着一身金色锦衣的人影,端坐在另一个包厢。腰背挺直有如标枪,坐姿端庄到令人挑不到一点错处。

二十岁左右,那张脸也是继承了天狐一脉贯有的英俊,却冷峻之至。身旁放着一口枪,被包在布内。

淡淡看了宗守一眼,就收回了视线,仿佛对他全不感兴趣。

身旁虽还有两名先天武师,却被遮掩在此人的锋芒之下,令人几乎忽略。

宗守眉头一挑,得到之前那十三年的记忆,他也略略知晓乾天山的情形。

这个人他也恰有印象,据说也是天狐宗氏的一员,这一代旁脉弟子中,出色之人。

被族内的宗阳那一支招揽,对其忠心耿耿。昔年宗未然,也为之惋惜不已,亲口在‘他’面前,许之为奇才,不但遗憾不能为其所用。也可惜此人,身为宗氏旁脉,即便有着不亚于嫡系的天赋,也注定了只能做他人棋子。

“武道之势?果然不错!”

眯着眼,宗守只瞬间便已大约知晓此人的实力。应该是先天武师的,地轮三脉。

不过他更在乎的,是这‘紫雷枪’出现在此处,也多半意味着乾天山的情形,出现了变化。

而下一瞬,就听宗灵又冷哼着道:“不过堂弟你,倒真是好运气——”

韶关癫痫病
周口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呼伦贝尔治疗性病方法
韶关癫痫病医院
周口治疗宫颈糜烂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