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历史

王林权力中毒症无法靠权力来解

2018-11-02 13:03:44

王林“权力中毒症”无法靠权力来解

患了重度“权力中毒症”的王林,终究无法靠权力护体。这也是被注定的结局:靠寄食权力生存,不可能完全安全。

王林已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拘,围绕昔日“大师”的种种神秘内幕也渐次浮出水面。媒体曝光的王林被抓前接受采访的内容显示,2013年“王林事件”后,为洗刷清白,将反目的弟子邹勇送进监狱,王已陆续花费3000万。近日几段当事人通话录音的曝光,更使得大师王林“凡人”的一面尽露。

数段录音显示,王林与涉案者黄钰刚和神秘“林主任”的通话,基本上就是围绕“钱”(酬金)何时到位,行动(抓邹勇)何时开始的问题而展开。所谓的帮正名,就是赤裸裸的交易。在此过程中,“大师”王林也未能发挥神通,骗人者终被骗。

事后来看,王林不过是不自觉地一步步走进自己和他人合伙构建的“局”中。为漂白自己、除去“眼中钉”,他“病”急了所以乱投医。而预设一个神秘的“上面的领导”,同样是契合了大师对于某种通天权力的想象。这不过是大师这两年遭遇的一个缩影:此前媒体报道,自“王林事件”后,常有自称是高级官员、将领的人,或毛遂自荐或为其出谋划策,从他这卷走巨额钱财。

因利而聚,利尽而散。王林的前后境遇,耐人寻味:此前他能凭着杂耍招数通吃四方,谈笑有权贵,往来多名流,舆论普遍认为很大程度上是因他身上加载了“权力中介”的符号,是因其权钱掮客的身份;自从“出事后”,大师往日那些非富即贵的“座上宾”不见踪影,被神秘色彩笼罩的气场与权势也不再显灵。仅剩的聚拢人气的资本,或就只剩下可供他出手阔绰的钱财。一切都是如此现实,并无所谓大师的神力护佑。

从王林寻求帮助的途径来看,这一点表现得更为明显。无论是寻找高人企图“花钱消灾”,还是和邹勇互相安插眼线,都不过是常见的丛林法则的那一套。只是相较于一般人,王林由于在各种“人脉”圈浸淫已久,从而表现出更大的权力中毒症,坚信收买更大的权力就可摆平一切。

曾几何时,一些官员、企业家、明星簇拥在王林的周围,也被视为是为了寻找安全感。但神秘褪去之后,这个由神秘术士、灰色权力和跨界资源构筑的大师神话中,也没什么安全感可言。一切“安稳”时,各路人马包括王林本人或许沉浸于左右逢源的幻觉中,尽享风光;但一旦大师的泡沫被戳破,神秘外衣背后某些本质的东西就露出原形。这其实是被注定的:“权力迷幻”支撑的浮华,终归是泡影一场。

患了重度“权力中毒症”的王林,终究无法靠权力护体;而神秘的权势操作构建不起“安全王国”,靠反法治与地下化生存,也不可能完全安全。一个正常社会中,公民的安全感,只能靠社会能见度的提升、对法治的敬畏和权力的规范运行来保障。这已被现实一再证明,王林神话的破灭,再次印证了这一点,也为社会提供了一个审丑的案例,一个可以解剖“权力中毒症”的“活体样本”。

原标题:王林“权力中毒症”无法靠权力来解

稿源:中国青年

作者:

天津无缝钢管
混凝土切割
求购五谷杂粮磨粉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