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网络

评论学生忙着考研占座学校何以应对

2018-11-01 10:45:22

评论:学生忙着考研占座 学校何以应对?,

随着新学期的临近,不少高校考研[微博]族提前返校占座备战2015年研究生考试。据《齐鲁晚报》报道,济南大学西校区近日出现考研族占座“狂潮”,铁链、铁丝、胶带、书本齐上阵,有的则用胶带封着板砖、石块,并贴着写有“重占拼命”、“血拼”的字条。在专用考研教室内,每个座位都很抢手,同学们想尽各种方法占座,有时还会出现打架。

“考研占座何时了,伤亡知多少。小楼昨夜又冲突,故桌不堪回首被抢走。纸条墨迹应犹在,只是主人改。问君能有几多仇,恰似一江血水向东流。”络上流传的这首“虞美人”,不失为大学占座热潮的生动写照。当考研族奋不顾身“用生命占座”的时候,留给旁观者的是一声叹息与无尽遐思。

对于经历过大学生活的人来说,类似的占座行为并不令人感到陌生,这也是不少人对占座大战表示理解的原因所在。不过,当久已有之的占座行为不断升级,乃至于呈现出剑拔弩张之势时,不得不让人重新审视这种行为。大学教室里面的座位,毫无疑问是一种公共资源,在牛皮癣扩散公共资源的分配上,基本的行为原则是先到先得鸭肉粥低脂适合老年人,如果每个人都试图从公共资源中切分出一块据为己有,势必会导致“公地悲剧”的蔓延,甚至因此而导致激烈冲突。眼前的这一幕,无疑就是一个生动的例证。

毋庸讳言,日常生活中充满了类似的占座行为——无论是在公交车上,还是在公园、景区的休息椅上,占座都是一种司空见惯的场景。但是,司空见惯并不意味着合理,无论光彩的行为,尽管没必要上纲上线,但也不值得为之辩解开脱。有人提出,如果不占座,难道要背着书本去流浪吗?问题的关键是,因为有人占座,一些同学虽然提前到达教室但却无处安身,他们“背着书本去流浪”难道就合理吗?

透过占座行为,外界看到的不是占座族有多么热爱学习,充其量不过是一种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自私心理——为了自己能更加轻松地享受紧张的公共资源,所以不由分说先抢占下一块,至于自己是否真的需要,那又另当别论。实际上,占座矛盾的激化正在于此,当不少学生为寻觅座位大伤脑筋时,有人占无人用的“僵尸座”不免刺痛众人的眼睛。如果说试图独霸公共资源透露着自私,为了一个座位就与朝夕相处的同学拳脚相向无疑透露着暴戾,面对教室座位这样微不足道的公共资源尚且如此大动干戈,真不知将来步入社会之后,他们如何面对更多更大的公共资源诱惑。

当然,需要从占座狂潮中反思的不只是占座族。其实,占座之所以成为老大学生的温馨记忆,关键就在于,那时候无论占或不占每个人都有座可坐。随着大学的不断扩招,如今的占座早已褪去了温情色彩,甚至在剑拔弩张的对峙中火药味十足,究其原因,莫过于公共教室资源的日益紧张。时至今日,大学校园里教室紧张状况毋庸赘言,对于考研族来说,更加一座难求——虽然考研人数不断增多,但多数大学都只有少数教室为他们开放自习。基于这样的现状,当考研族为了抢座位大动干戈的时候,大学不应该无动于衷。

在考研占座之风一时无法有效遏制的背景中,大学作为教书育人之地,理应承担起相应的监管与疏导职责。实际上,国内不少大学已为此付出努力。其中,武汉理工大学[微博]开放了专门的考研自习室,青岛大学开放餐厅作为学生自习室并延长图书馆时间,汉口学院[微博]则推出了“对号入座”的实名制举措……显而易见,面对疯狂占座之风,除了占座族应反思对待公共资源的态度之外,学校层面增加供给、完善管理,才是化解此类问题的关键所在。

□本报评论员赵志疆

纯水处理设备
婴幼儿早教教具
宠物套装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